Mwezi_Gealach

看很多铁虫 写很多Thesewt的无能码字手

© Mwezi_Gealach
Powered by LOFTER

【Thesewt】Hidden Game Chapter Two

  • 现代麻瓜AU
  • 社会人Theseus x 模特Newt
  • 骨科 8岁年龄差
  • 重度ooc预警
  • 中篇

 

 

铃铃铃,我回来啦,恢复正常更新~


背景交待+逃跑预警

第一次写不柔软温柔的哥哥

感觉有点不习惯来着

 

以及,重刷过FB2之后(还有人像我一样没事儿就回去重看他们抱抱吗2333)发现,Newt其实还真不是一个话少的人嘞,沉默只是个假象,他只是在特定时刻对着特定的人才会打开讲话开关,然后像机关枪一样说个不停。

 

 

 

——————————————————————

 

 

 

*

Newt在一栋老旧的建筑前停下了,他一只手提着自己的手提箱,一只手揪紧了自己的衣领躲避雨水的袭击,他侧身将老旧的大门蹭开,发出吱呀呀的响声。

电梯将他送到7楼,穿过一条昏暗的走廊,右手边的第三个门是一间集体办公室。Newt熟练地推开那间办公室,穿过一摞摞有些凌乱的文件夹和电脑屏,最后停在角落里的一张铺着黑色桌布放置着一台苹果电脑和很多塑料文件夹的办公桌前拖过一张椅子直接坐下,响声惊动了埋头在文件中工作的短发女生。

 

“很不寻常啊,Newt,”Tina放下手中的笔,转过身来,抬手看了看表,“提前了...半个小时,居然?”

“最近有新摄影师想做创作之类的么?”Newt将手提箱丢在脚边。

“这是你来这么早的原因?”Tina挑起一边的眉毛,“你知道的,这种拍摄的唯一优点就是积累些作品,实际上又累赚的又少。”

“实际上这就是我想要的,”Newt嘴里嘟囔着,“多增加些经验,多有点儿不同的作品什么的。”

Tina皱起眉头,歪着头看了看Newt,又转过身去看向电脑屏幕,打开一个Excel文件,一边搜索一边开口:“又和你哥吵架?”

“没有吵架,”Newt摇摇头,“其实从来都不是吵架?……em I guess?”

“你们真是我见过的最奇怪的一对兄弟,”Tina拽过键盘敲了几个字,“从小就这样?”

“没有,”Newt拽过一张纸揉在手心里,“大概是从工作之后,总而言之,他可能没什么错,我是挺烦人的。”

 

Tina皱起眉头带动着明亮的眼球,上上下下将Newt看了几遍,摇摇头放弃解读Newt纠结的表情和躲闪的眼神。

 

 

Tina做模特经纪人没有很久,她在这间集体办公室里租下一个工位,帮不多不少8个模特打理他们平时的拍摄计划和日程。不同于其他模特经纪人总是将每位模特的日程表塞的满满当当,只要品牌方或是摄影师看上了旗下的哪位模特就会不由分说地将模特推出去工作,然后从中抽取高额的“管理费用”,Tina在拍摄工作来敲门的时候,总是会先问过各位模特的意见再做决定,以至于模特们跟她的关系都处的更像朋友——而不是压榨模特青春和汗水的没良心老板。

 

Newt便是Tina签下的第8个模特,当时的经过还颇有些好笑。也不知道Newt到底怎么得罪了当时给他拍模特卡的摄影师,明明本人有着微卷的姜黄色的头发和一双明亮的浅绿色眼睛,脸上的雀斑虽然多了些,也足够有个人特色,可摄影师却把他的大部分雀斑全数修掉,头发几乎变成黑色,眼珠也呈现棕黄,以至于Tina在某次浏览模特卡的时候,对Newt的外貌没有提起一点兴趣,觉得这个男模毫无特点。结果后来某次在拍摄现场见到只需要稍加一点引导,便能轻而易举地摆出品牌方要求的姿势或是表现出摄影师要求的情绪的Newt之后吃了一惊,内心感慨自己从未见过哪个模特照片和本人差别这么大的。

在一来二去又看到过几回Newt的拍摄现场后,Tina得知Newt只是自己一个人在行业里碰运气,便主动提出愿意签下Newt,虽然自己也并不拥有非常宽阔的资源和人脉,但起码可以帮Newt快速走上职业正轨。

 

而后她便发现,Newt是她手下这8个模特里最“特别”的一个——她不太想用什么贬义词来形容他,但是很多时候他确实令人有些头疼。少言寡语,总是躲避与别人的眼神交流,完全不像其他模特一样会主动争取露脸机会这都还好说——毕竟在真的工作的时候,Newt所展现出来的敬业精神让所有人都挑不出什么毛病来——最奇怪的事情是,他有一个似乎把他当女孩子来管的哥哥,搞得Newt起初最经常拒绝一项拍摄安排的理由是“我哥Theseus不允许我拍这样类型的照片”。几次之后Tina也犯了难,言辞严厉地警告Newt这样下去对他的职业生涯会有非常坏的影响,她可不想看着先天条件极佳后天又肯努力的Newt居然因此便埋没了才华。

随着工作量的增加,这种情况发生的次数越来越多。就算Tina不说,Newt也从起初乖乖听话逐渐到不理解Theseus的行为,在数次没有任何意义的争吵之后又过渡到反感Theseus每次试图干预他的拍摄安排和内容,他觉得心烦又劳累,干脆选择回避Theseus。

不过这次Newt真的开始有些生气了——从前Theseus还只是说教偏多,虽然也很不愉快,可是睁一只眼闭一只耳朵忍忍也就过去了,他也提过几次让Newt也来同一间公司上班,但从未有过这种直接将简历怼在鼻子下面通知他时间地点强逼他转行的这种行为出现过。

 

这不是赶鸭子上架是什么?

 

Theseus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搭错了哪根筋啊?神游很久的Newt甩了甩头,想要赶走脑子里还在嗡嗡响起的Theseus的声音。

 

 

“所以,说正题,”Tina用笔敲敲桌上的文件夹,让在愣神的Newt集中注意力,“明天的拍摄下午两点开始,地址和计划我一会儿会发到邮箱里。”

“好,”Newt抿着嘴唇,下颌线崩的紧紧的,脖子上的青筋都若隐若现。

“以及,”Tina拿出一本杂志翻开,递到Newt眼前,指了指开页上加粗的品牌名,“其实我想跟你说的是这件事——这个品牌明年的冬季系列这个月月底就要开始拍摄了,虽然它还是个很年轻的品牌,创立不过三年,但是四大杂志今年夏天的加厚刊都至少有四个开页刊登了他们的广告。他们已经跟很多经纪人联系过,初步筛选了一部分模特资料,你已经入选了,后天在他们公司进行面试。”

 

Newt接过那本杂志翻看,休闲却也不失正式的轻正装风格映入眼帘,他不禁眼前一亮。做模特也有一段时间了,接触的品牌仍基本上都还是纯休闲装类型,带场景的杂志内页大片更是少之又少,更多都还只停留在展示成衣的白底图片上。

这个机会实在是太好了,Newt从一进门坐下就开始紧绷的面部肌肉终于放松下来,也不再和自己的嘴唇作对。

 

“地点时间?”

“上午十点,地点是这里,”Tina撕下一张便签书写地址和楼层交给Newt,“进门和前台说是来面试拍摄的模特就好,不需要再带个人资料和样片了,我已经全部都发给他们了。”

“你知道我会接?”Newt有点惊讶Tina这次的超高效率。

“这一看不就是你的风格?”Tina拿笔敲了敲其中一身白色亚麻西装。

 

 

 

*

Leta敲敲面前木质办公室的大门,在听到应答之后推门入内。

 

“这是需要签字的,”Leta将手中的一大摞文件分成两份放在Theseus的办公桌上,指了指其中一摞,“这部分是下个季度的企划案详细内容。”

“什么时候这玩意儿也需要我看了?”Theseus随口一提,拿起了最上面的一个文件夹翻开瞄了一眼。

“在你权利已经大到能把一个模特塞进市场部自己直接管辖的小组的时候?”Leta端正地站在Theseus的办公桌前面。

“简历发给他了?”Theseus头也没抬。

“发了,”Leta迟疑片刻,还是决定开口:“Theseus......我不认为...他明天会来面试。”

“他和你说什么了?”Theseus终于从文件中抬头,他向椅背后靠去,两只手互相交握在一起搭在桌子上。

“‘我甚至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Leta模拟着Newt在电话里懵憧的语气,“Theseus,我觉得他有点心烦意乱。”

“这不是什么大问题,”Theseus又靠近办公桌,抬手从另一摞文件顶端取下文件夹,简略地看了看之后拿起笔签名,“他那么聪明,看一看学一学就会了。”

 

Leta皱了皱眉头,与Tina和Newt在工作中相遇不同,如果说在校期间自己只有一个真正的亲密朋友,那便是Newt。他们曾经形影不离,直到毕业之后真的开始工作才渐行渐远。回忆起在Hogwarts同班的那几年,Newt那惯常翘掉各种不喜欢的必修课之后被教授花式批评写检查的过往,内心感慨如果不是他总是顶嘴气的教授脸发白,甚至多少糊弄一下,挨的骂和罚多少都还能少点。

Newt会来么,以她对在校时的Newt的了解是肯定不会的。记忆中,大部分试图使用规则或是什么其他相似玩意儿的东西捆绑住Newt,让他做他不喜欢的事情的尝试基本上都会走向失败。

她还记得有一回深夜留在教室写检查的Newt曾提到过——朝九晚五的上班,坐在办公桌前办公,以及穿着板正三件套参加酒会是他最讨厌的三件事,而Theseus给他安排的工作又恰好满足这三点。

 

要不要提醒Theseus呢——可是他看起来似乎胸有成竹,在谈起这件事的时候显得非常平静。Leta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思考要不要讲与Theseus心中的顾虑,最后还是选择不要插手这对倔强兄弟之间的事情,推开办公室的门出去了。

 

 

当Theseus拎着一身黑色西装敲响Newt的卧室门时,Newt正穿着一身柔软舒适的衣服,在地上铺上瑜伽垫预备做些拉伸类运动——他痛恨在健身房举哑铃跑步,于是通过这种更加“安静”的运动来保持自己的身体线条,顺便矫正自己总被摄影师诟病的微弱驼背。

 

“...brother,”知道敲门的是Theseus,但Newt又不能装作不在,于是他打开一条门缝,只伸出一颗戴着发带的头。

“这个给你,”Theseus伸手将门缝推大,将西装塞进Newt的手里,“不能穿着牛仔裤和针织衫来公司。”

“Theseus...”Newt随着Theseus的动作皱紧眉头,“你不能就这么...”

“明天上午十点,别迟到,”Theseus打断Newt,“我记得你总是喜欢晚一点儿到。”

“说真的,你不能这样,”Newt提高了声音,“到底是什么毛病?我是有正式工作的,我不能就这么...直接翘掉我的经纪人,到一个我不知道在干什么也不喜欢的地方去上班,好吗,这太荒唐了,这不是……”

“我知道什么是对你好,”Theseus再次打断了Newt,刀锋般的五官紧紧地绷着,显示出不耐烦和愠怒掺压的神情,“你照做就行了,出卖自己的长相不是——”

“我不想听你这些长篇大论,”Newt将西装一把塞回Theseus怀里,伸手将头上的发带扯下来攥在手心,焦虑地晃着脑袋:“Again,Theseus,你到底是有什么毛病?我看不出每天穿着这种葬礼风格的衣服坐在办公室里或是在头发上抹满发胶端着酒杯在名媛和政客中间穿梭就比做模特好贵到哪儿去,你到底哪里来的——”

“你就不能把你的鸵鸟头从沙子里抬起来看看事实吗,”Theseus又将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白天梳理整齐的头发有一撮垂了下来,随着身体的摇晃在额前摆动,“Newt,我认识很多模特圈里出来的人,很多,他们他妈的都——”

“Ok,ok here we go,again and again,这次你还要说什么?”Newt也失去了耐心,干脆垮了下来做自暴自弃状,“出卖色相,吃青春饭,不负责任,唯恐天下不乱……你真的想用这些词来形容我?亏你还是……”

“你自己也知道,对吧,只不过我把话说出来了,就接受不了了?”Theseus将手里的西装直接丢到Newt的肩膀上,“你知道只要过了30岁,模特就自然失业了吧,每个模特都得重新寻找出路,你也不例外,到时候你不还是得选择做自己不喜欢的工作?我只是帮你把这个时间提前一些,到底有什么不好?你知道每天HR部门收到多少简历,有多少人想要却——”

“但是我不想,我也做不来,行吗。”

 

Theseus低头看了看又被Newt丢回来的,已经因为这来回几趟变皱的西装,五官再次绷紧,他的眼睛眯成细长,注视着Newt因为不愿抬头而露给他的发旋儿,再开口时缓和了些许:“上午十点,公司五楼,你会看到HR部门的标识,我也会去,”他将西装最后塞回Newt怀里,“你自己熨一下吧。”

 

说完,Theseus就将手插进西装裤兜里,转身走了。

 

 

TBC

 

评论 ( 25 )
热度 ( 9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