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ezi_Gealach

看很多铁虫 写很多Thesewt的无能码字手

© Mwezi_Gealach
Powered by LOFTER

【Thesewt】Hidden Game Chapter one

  • 现代麻瓜AU
  • 社会人Theseus x 模特Newt
  • 这次是骨科 8岁年龄差
  • 重度ooc预警
  • 中篇 (照例话痨如我可能变长篇?)





开篇前的碎碎念:


设定来自200粉点梗时,我作为一个同人写手的人生中的第一个粉丝 @茶紅與鬆餅 和最最亲爱的同行 @。 给开的模特脑洞

我真的需要先在前排对你们俩进行正式表白——如果没有你们的陪伴和鼓励,我可能就要在这个漫长的好像过不完的春天里不仅删文炸号消失,还会把我那辆已经很烂的破车撞到直接报废


一向不擅长煽情(也不知道除了推清水剧情,我还擅长啥),所以你俩肯定知道我的意思是吧(挠头)


那就开始啦




—————————————————————



这是一个,控制欲强起来一时爽,后来追弟火葬场的故事。




—————————————————————




*

London又一次入夏失败了。


淅淅沥沥的雨连着下个没完没了,窗外灰白色的天空让人完全看不出此时是正午时刻,凉意和湿气没完没了地顺着窗缝往办公室里钻,让穿着一身深蓝色三件套坐在宽大办公桌前皱着眉头的Theseus变得更加没有胃口。


他抬头看看电脑屏幕上的照片,又看看面前助理刚刚买来的午饭,攥着叉子的指节紧的苍白。


按说这张照片其实也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一位男模简单地站在白色背景前面。照片里的男模十分年轻,一头深棕色的头发挑染了几撮浅黄,被发胶全然固定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一双黄绿色的眼睛被两点或许有些明亮的眼神光点缀起来,也衬得整张脸显得有些苍白。

男模的表情有些似笑非笑,还透露着一丝无辜,而手臂上的动作则更加深了这种无辜感——他整个人被塞进了一件至少大了三号的黑色印花T恤里,两只瘦削的手从宽大的衣领口里伸出来,交叉搭在双肩上。


“咔嚓”一声,Theseus干脆关上了电脑屏幕,闭了闭眼睛,想把刚才那张照片留在脑子里的影子赶出去。


冷静下来之后,Theseus掏出手机,熟稔地摁出一串号码。电话那段响了三声,机械女声提醒Theseus对方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已转到语音信箱。


Theseus好像显得并不意外,只是握住手机的手又崩起了青筋。



午夜十分,结束了一天拍摄的Newt从地铁站钻出来,裹着一件深蓝色的棒球外套拖着脚步往家走去,6月份的伦敦夜晚居然还这么冷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虽然可能没有什么既定联系,但Newt觉得这反常的阴雨天说不定是今天的摄影师非要选择用早就被淘汰了的黄色大功率灯泡的原因之一,不过他可能有点过了头,两个大灯泡不仅让整个摄影棚明亮的失去了时间概念,而且整个拍摄现场都被炙烤像是撒哈拉沙漠。如果这些理由都还不够的话,那制片人要求他穿上一身古典西装戴上一顶圆形礼帽,一定是导致他现在感觉自己像是在骄阳下跑了50公里一般疲惫的主要原因。


然而当脚步踏在家门口的台阶上时,Newt却缩了缩脖子,将手中的手提箱抱在了胸前,从口袋里摸出一串钥匙,恨不得自己现在变成一个可以不要发出声响的隐形人,如果会穿墙术那就更好了。


当那该死的灯泡溶解了脸上遮盖雀斑的化妆品的时候,Newt一边接受补妆一边偷偷看了一下手机,发现Theseus已经拨来了五个电话,一个激灵后干脆关机将手机丢进了箱子里。


门锁咔嚓一声轻响,Newt小心翼翼地将门推开,先是伸进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客厅里的大灯已经熄了,只留下两个壁灯打亮门口。眯着眼睛环顾四周,确定客厅里空无一人之后,Newt松了口气,在门厅放下手提箱脱了外套,轻手轻脚地脱掉脚上的靴子换上拖鞋,半低着身子像个忍者一样穿过客厅和走廊,踏上楼梯之前,又把拖鞋拖了拎在手里才踮起脚尖上楼。


别搞错,他并不怕这个长自己8岁的兄长。只是今天已经够累了,实在是懒得再分出精力来和一直都看不惯自己选择从事模特职业的亲哥哥斗嘴,吵那大概第1001次与职业规划或是性格问题相关的架。


他只想放一缸热水然后把自己丢进去,再砸进柔软的床铺好好睡一觉——就算要吵架什么的,那最快也是明天的事情了——在全程没有遇到板着脸的Theseus且成功扭开自己卧室的门把手的那个时刻,Newt终于松了口气。




*

“Newt。”


声音从背后传来,站在厨房里的Newt后背汗毛一立,顿了一顿,还是选择先将胶囊咖啡机里的咖啡打进手里的白色咖啡杯里,再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面对身后穿着白衬衣和深灰色马甲的兄长。

虽然上午并没有拍摄工作,但Newt还是起了个大早,并选择到厨房来用一杯咖啡叫醒自己,却因为还处在半睡半醒脑子不太清楚的状态下,完全忘记了这正是Theseus每天预备出门上班的时刻。


“你不解释一下那张穿着黑色T恤的照片是怎么一回事么,”Theseus双手撑在厨房外的吧台上,Newt抬头看Theseus,却因为逆光完全无法分辨他的五官,就更别说表情了。

“就是一张照片而已,”Newt将一片白面包塞进嘴里,声音模模糊糊,“其实拍了一套,但是他们应该是决定就用那一张。”

“Well,”Theseus缓慢地将姿势改成双臂抱在胸前,“所以你就那样让在场的人把你打扮成一个像是洗澡洗到一半突然被一件不知道哪里来的衣服随便一绑然后扔进摄影棚里?”

“……No,”Newt的一张脸变得像是突然有人逼他吃下一口咖啡渣,“那就是一个摇滚品牌而已,你知道的,这类服装都……比较随性飘逸。”

“我记得我们讨论过这件事?”Theseus走近两步,Newt看清了Theseus的表情,他嘴唇抿成了一条细线,两只蓝色的眼睛微微眯着,“关于以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在镜头前面是被允许的?”

“Theseus,这是我的工作,”Newt深吸一口气端起杯子,“我刚入行,好吗,如果对工作挑三拣四的话,我会错失很多工作机会的,男平面模特本来就……”

“Leta今天下午会把新做的简历发给你,”Theseus缓慢地将手指伸进咖啡杯的把手里,将咖啡举到嘴边抿了一口,动作相当优雅,“明天你带着简历到HR那里走个程序,后天就可以来公司上班了。”

“你说什么?”Newt的瞳孔瞬间缩小了。

“你听到了,”Theseus转过身走向客厅,拿起放在沙发椅背上的西装外套穿上,“晚上见。”

“Theseus——”



第多少次?Newt打开自己的手提箱,试图收拾里面放着的各种杂物,也计划更新一下自己用来试镜的照片集。当Newt拿出那个插满各种照片的文件夹的时候,放在一旁的手机“叮咚”响了一声——Leta的动作相当快,还没有到下午呢,一份大多数都不是事实的简历就已经发进了Newt的私人邮政里。


“Hello Leta,”Newt盘腿坐在地上,拨了个电话给Leta。

“Hello Newt,”Leta温柔的语调从手机那头传来,“It's so nice to finally hear from you.”

“我还是惊讶你居然会和Theseus一起工作。”

“Well,Theseus认为我也加入这个大家庭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他真的说了‘家庭’这个词?这听起来非常——”

“非常‘Theseus’,Newt,听着,”电话那头Leta手边好像在哗啦啦地翻着什么,“你看了新的简历吗?感觉怎么样?”

“你觉得呢?”Newt摇摇头苦笑,又想起来Leta看不到,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梁,“Leta,我甚至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只知道Theseus大概是个……社会人士之类的?他在社交以及……其他方面总是很擅长,但你知道我……”

“更擅长用表情和眼神在相机前表现情绪,而不是穿着漂亮的三件套用端着酒杯说漂亮话?”

“……Yes?”

“就来一次,听听HR怎么说怎么样?”Leta试图从中劝说,“你也不用有太大压力,他只是希望你一个与环球贸易相关的项目而已,最多只是处理一下文件并跟进进度,他是你哥哥Newt,他不会害你的。”

“See it?”Newt抬手揉了揉眼睛,“我依然搞不懂你们是做什么的。”


挂上电话,Newt从地板上捡起自己的照片集翻了翻,将所有自己带着假发的照片毫不犹豫地从里面拽出来丢掉——虽然这是他第一次站在相机前面面对镜头,而对方好像是个客户定位在16到25岁之间的服装品牌,但是这不代表着他自己不觉得这套照片实在太蠢了,纯黑色蘑菇头假发和蓝色的蓝格子衬衣简直是这世界上最蠢的搭配。

不过这也绝对不能成为Theseus以此为借口拿自己和自己的工作来刀的借口。


是的,从第一次开始。



TBC




评论 ( 25 )
热度 ( 130 )
TOP